蝉莘

玄同【微博:闻人莘

《好想找一个核武谈恋爱》

段子体
cp刀真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如触雷点深表歉意
po主有病系列。
————————
1.【喜欢的理由】

神刀想找一个核武谈恋爱。
要问为什么,
大概是听前辈们在讨论真武时提到的一句话:
先有真武后有天,反向无忌日神仙。
听上去就很厉害的样子。
他觉得,这个门派和他狂拽酷炫的画风很符合。
又听说在众多真武中又属核武最厉害。
于是神刀下定决心要找一个核武谈恋爱。

2.【去论剑】

听说核武经常出没于杭州演武场荆湖星云坪等高档论剑会所。
神刀决定从这里入手。
连着排了九把,胜点都96了,却连一个真武都没见着。
无敌是多么寂寞。
神刀这么想着,又开了一局,希望这次能碰到一个核武。
顺便升个段啥的。
进入场景,神刀转身,看见他黑色的道袍在晚风微漾。
哦哦哦哦真的来了!!!!他激动得差点说不出话。
对面的道长有些不耐烦的说,能开始了吗。
神刀清咳了一声,整理仪容,满怀期待地问道。
“请问你是核武吗!”
“不,”真武指指自己3w+的血条,“我是个肉武。”
神刀很直接的点了开始战斗。

3.【西湖美景】

  又赢了一局,神刀很无奈的看着自己页面上的升段提醒。
  后来他加了肉武的好友,肉武告诉他,有空去杭州,开封逛逛,说不定能遇到转型为风景党或者摆摊替人算卦的核武。
  神刀很感激他,但他想找一个心怀信仰的核武。
  不过,怀着几分碰运气的想法,他还是去杭州的西湖边转了一圈。
  听说风景党都喜欢那儿。
  穿过石桥,湖中岛亭台俨然,茂林修竹,风景宜人。
  不愧是撩妹圣地。
  穿过九曲回廊,突现一人背负双剑,望湖感叹。
没过一会,他放下剑匣,拔出双剑,以夕山为幕,以水汐为音,执剑而舞,风雅如画。
  真武+风景党+剑术很好=…核武?
  神刀有些激动,在心里默默地排练了好几遍搭讪的姿势。
  等真武收剑回匣时,神刀缓步走近,流风吹动他的发尾,云头靴踏上青石板清脆的响。
  真武回望他一眼。
  神刀在他面前停下,将一缕被风吹乱的鬓发撩到耳后,
“今天的风儿好喧嚣啊。”

4.可惜不是你

  真武的表情很惊愕,愣在原地,一脸的懵逼。
  神刀觉得自己成功了一半,骚气的把刀一插。
“这位道长,在下想跟你谈个恋爱。”
  真武并不想跟他说话,并朝他扔了把拂尘。
  神刀侧闪,任拂尘飞到了西湖里。
“你以为我是那种随便谁都行的道长吗!”
“我也不是那种谁都行的神刀啊!我只要核武!”
“哦。”道长听了这话,松了口气。
  神刀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那你找错人了,”他掸掸自己道袍,“我是个广场武,爱好广场舞。”
“那你刚刚使剑…”神刀捂着心脏说。
“那个啊,”广场武拔出双剑又使了一套,“这是我们真武的第二套广播体操,八荒的召唤。”
  神刀的内心波动异常,甚至还想放个饮沧海。

5.戴望舒式的神刀

《雨巷》

背着长刀,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太极道场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主气劲
和洞察的核武道长

他是有
青莲子房的附魔
练武气劲的心法
会命伤命的砭石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他彷徨在悠长的万仞石梁
背负双剑
像我一样
像我一样的
默默单机着
刷本,论剑,日常

6.同是天涯沦落人

神刀捧着一柄新的拂尘去找广场武,为了赔上次广场武陨身西湖的那一柄。
因为广场武说,他知道核武可能在哪儿。
神刀的内心燃起了希望之火,开心之余就答应了赔广场武一把新的拂尘。
“看见那边下水道的那个乞丐没?”广场武指指护城河排污口边那团佝偻的身影。
神刀顺着拂尘的指向望去
“怎么?”
“听他说,在下水道里见过一只核武。”
神刀立刻朝缩在墙角的身影走去。那只乞丐披着一件黑斗篷,见有人靠近了,立刻压低了帽檐。
“乞丐?”
那人不应他。
“丐丐?”
不应。
“丐哥?”

“丐爹?”
“年轻人我很欣赏你”丐帮终于抬起了头,“想当年,无论是论剑场还是野外杀人越货,谁不称我一声丐爹?还有攻打苍梧城,哪能少了小爷的身影?”
“是,丐爹最厉害了。”还不是呆在下水道。
“找爷啥事?”
“向你打听个人,”神刀蹲下身和他平视,“你有没有看见过一只核武?”
“他?”丐帮连同他的葫芦为之一颤,继而声线哽咽的说:“他是我…真正的战友。”
“说好三杰一生一起走,谁先加强谁是狗。谁知神威就这么头也不回的走了,那意气风发的样子看得我真是——唉,真武大部分也走了,留下的就只有核武这么一支,还肯陪我死守这方墙隅。”
“可怜我丐帮也曾是天下第一大帮,如今却也落得这般田地。”
神刀示意他别说废话了。
丐帮抬头,仰望苍天。
“核武最近过得很苦。”

7.席慕容式的神刀

《一个等待的神刀》

如何,
让你遇见我? 
在错身而过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世界 刷了五百次, 
寻找一只核武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易容包把我化做一棵树, 
长在你徘徊的下水道旁。 
阳光下, 
慎重地释放了漫天的红丝带, 
每一条都是我对核武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浪子三唱,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核武终于出现在下水道的转角,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核武啊! 
那不是技能特效, 
是我凋零的心。

8.

“他很倔,不肯放弃洞察去换根骨,附魔也不肯换,心法也还是用的从前那几本。奶妈嫌他太脆,伤害又没五毒太白高,不怎么奶他,只有在输出们被磨了一层血皮后,才能蹭到一口清心悬玉。”

“在这个后期人人都肉的时代,核武论剑很苦,输出不高,又扛不住其他门派的伤害,早些时候还会去论剑碰碰运气,现在已很久没见他去过了。”

“那他现在…”神刀一脸凝重。

“现在…唉,我也有段时间没见着他了,也许随大流换了行头出了下水道,也许在更深一点无人问津的地方,已经死了。”

丐帮说着,脸上挂着自嘲的笑。

“我们这些进了下水道的人,无非就这两个结果,要么得到黑月或者黄日的青睐,把你捞出来;要么就这么老死在下水道,直到被遗忘。”

  神刀没接话,只是拍拍丐帮的肩,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甘心吗?就这么窝在这儿?”

“你这话说的,呵——小爷我在这儿都待了多少年了,这里的人来来去去有几个是甘心的?会哭弱的早走了,就我们这一帮人,兢兢业业的研究黑科技自强,妄想靠自己的力量走出去——谁知道,一夜之间全没了。大概,这就是命吧。”

神刀霍的起身,“我要去找他。”

9.

  丐帮耸耸肩,问他:“天下真武种类这么多,为何非要核武?”
   神刀转过头看着他,“一开始只是好奇吧,而现在…我是真的想见他。”说完,神刀朝着下水道深处走去。
   这是一条黑暗的,看不见尽头的路。
   神刀的脚步声在悠长的隧道里回荡,这时,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
   “谁?”
    “一个神刀弟子。”神刀停下脚步,在黑暗中凭着声音的来源分辨方向。
    “神刀……最近不是很强势么,怎么也到这儿来了?”那人似乎靠着墙,衣物贴着粗糙的墙壁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其实我是来找核武的。”
      那人的呼吸为之一顿,“你找他作甚?”
    “我喜欢他。”
   “呵,但你连他的面都没见过。”
     “所以我正在找他呀。”
     那人挪挪身子,好像碰到了什么,金属撞上石壁发出清脆的回响。
    “他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他了,不再强大,论剑打不过,副本被人嫌,脾气又倔,这样的人有什么好喜欢的——”
      神刀在他说话的期间敛声屏气走近了,俯下身抱住了他。
      “我心疼你。”
      听到他的回答,核武的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

评论(1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