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莘

玄同【微博:闻人莘

【刀真百合】七夕贺文 食货志

重温《千年食谱颂》于是诞生了这个脑洞
两个女孩子一边吃美食一边谈恋爱什么的太可爱了(*/ω\*)
适合深夜观看
欢迎食用√

  ——————————————

  真武捧着青瓷茶碗,撇去边沿的茶沫。尖细泛青的茶叶随着他的动作在碗底沉浮。

  上好的毛峰,回味清远绵长。

  神刀十分殷勤地端着一碟蟹黄灌汤包放在道姑面前,巴掌大的灌汤包微微一颤,内里满腹的汤汁好似要溢出来一般。

   “此来总算是被我给等到了!你赶紧尝尝,我费了老大的劲儿排到的呢。”

    道姑放下茶杯往刀姐嘴里塞了一块酥月饼,一脸宠溺的说:“干得不错,赏你的。”

    刀姐叼着饼,看着刀姐用筷子在吹弹可破的包子皮上戳了个洞,晶莹的汤汁就这么流了出来,蟹黄浓郁的香味弥漫着整个茶间。汤汁很烫,道姑小口小口的啜饮着。

   刀姐直勾勾的盯着她,两手捏着饼,张嘴一咬,正中自己舌头。

   “疼疼疼——!”刀姐捂着嘴,泪花在眼眶泛滥。

    “噗,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道姑放下筷子,转而挑起刀姐的下巴,“张嘴——”

      刀姐捂嘴跃起,“给亲亲吗!”

     “没有。”道姑抬手一个爆栗。

     “你这人怎么跟江米糖似的又干又硬…”

      “是,比不上你这锅老鸭汤滋润补养。”

       见道姑面色不善,刀姐立即冲她比了个心,语调俏皮。

     “江米糖又甜又香我最喜欢了~”

     “小嘴真甜。”得意的道姑。

     “我嘴甜,你要不要来尝尝?”撩人的刀姐。

     道姑将刀姐没吃完的饼一把塞回她口中。

————————————————

     日薄西山,花灯筹措。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七夕佳节,刀姐特别欢快的带着她家的道姑出来感受节【秀】日【恩】气【爱】氛。

     街道人潮奔涌,商铺鳞次栉比,酒肆食馆纷纷缀上喜庆的红绸,浮动的光影下透出店内一片觥筹交错。

   恋人们多是在斜桥边,垂柳下打情骂俏。又或者在回廊上,阑珊处,调笑嗔怪。一张张羞红的脸看上去分外晃眼。

  而她们两人……

  “这松鼠桂鱼不错,汤汁酸甜适中,外皮炸得酥脆,肉质鲜嫩,腹刺也剔得很干净,比我们之前去的那家好多了。”真武说着,夹了一块鱼肚腩放到神刀碗中。

    “豆角炖肉也不错,后肘肉表皮烧得紧实,入口绵软,口感敦厚,回味无穷。配以清香的豆角,彼此互补,也算相得益彰。”刀姐挑了两块最大的炖肉夹到道姑碗中。
   
    “说起炖肘肉,前些时候在巴蜀一带尝过一道炖肘肉——不对,说是炖,味道却又像是红烧的,整块肘子肉被炖得十分软糯,用筷子轻轻一划便分开了,覆着一层薄薄油花的汤汁顺着分开的边缘缓缓流出——那滋味,啧啧啧。”道姑回赠了一勺玉米排骨汤。

    “巴蜀最好吃的还是要数火锅呀,有时候真羡慕他们唐门弟子,想什么时候吃都行。”又夹了一片梅菜扣肉放到道姑碗中。

    “对对对,火锅简直人间绝味,想想那一锅丰富的菜品在麻辣鲜香的汤里翻滚浮泛,辣椒与花椒构筑的诱人辛香……”吃下一口凉拌粉丝。

    刀姐灌了一口店家新酿的梨酒,辛甜味冲走了肉类的油腻。“什么时候我们去巴蜀吧?”抓着甜皮鸭的最后一个鸭腿。

    “好啊。”道姑咬了一口红烧鲈鱼,“和你一起去哪儿都好。”

     “媳妇真乖。”刀姐吧唧一口亲在人脸上。

      “你走。”道姑嫌弃的用白方巾擦着脸上的油印。

     “我才不走呢,一会还有七夕夜市啊你怎么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刀姐抱着道姑纤细的腰蹭蹭蹭。

     道姑打了个响指,然后刀姐发现自己动不了了。道姑一根一根掰开她环腰的手,姿势优雅的擦擦嘴。

     这人怎么一言不合就离渊!

    “不想一个人过七夕呀?”

     刀姐眨眨眼。

    “给我买玫瑰饼,枣泥糕,剪花馒头,云片糖,麻薯,八珍梅……”

     刀姐力竭了。

   “开个玩笑,我哪儿吃得下这么多。”道姑掩嘴偷笑。

    窗外的河道散发出星星点点的光,乍一看倒颇像似银河流到了人间。

    “我觉得更像莲子加多了的黑米粥。”刚被解控的某人适时的发表吐槽。

    “…………”

——————————————————

    晚饭吃了六成饱,道姑便拉着刀姐直奔夜市,除了一些卖书画把件的摊贩,还多了卖河灯,同心结,彩线络子的地摊。

   刀姐就近拿起一把孩童玩耍用的小木剑,刷——的一下舞了一个低配劣质山寨版的归玄。

“你说我要不要给你买把菜刀?”

  道姑抽出一把穿着木环的小木刀,刷刷刷——的回敬了一个慢速没有残影没有霸体的狂风刀。

   “买菜刀干嘛?砍你?”

    神刀抬手,一顿横砍竖砍假装这是一个微明生灭。

    “每次看你拿双剑切菜我的心都很惶恐…虽说你技术是不错,切【砍】片薄如蝉翼,切【剁】丁方正规矩,但菜板经不起你这么折腾啊,批发市场的厨具老板已经不肯跟我发货了,说是为了保护大宋的林木资源。”

    道姑挥动小木刀,趁刀姐侧身闪避的时候十分果决的把人按在墙边壁咚了,并踮起脚尖极力和刀姐保持平视。

    道姑踮脚看自己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刀姐的内心不禁泛起一片粉色泡泡。

    “哦,那你抄着刀,模仿你们徐海某郝姓厨子大喊‘剥皮’,‘剔骨’时剁塌的灶台怎么说?”

     “我不管二位少侠要怎么说,能否先放过我家的小木刀小木剑。”摆地摊的老板终于看不下去了,挺身而出维护正义。而道姑则猝不及防的被老板吓得矮了一截。

      神刀看了看被突然冒出来的小贩吓得一秒变怂的真武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店家真不好意思,这两件我要了。”刀姐付了钱后拍拍道姑的头,后者则气鼓鼓的甩手把头扭到一边。

      “呀,还生气了。”

       “…”

      刀姐牵着她的手晃了晃,“别气啦,我带你去吃糖好不好~”

       “好!现在就去!我要吃花生糖!”道姑立刻转身扑进她怀里。

       “想吃糖先叫声姐姐给我听,嗯?”

       “哦,再见。”道姑一脸冷漠,恍如不闻俗世无所欲求的仙人。

      “别别别,开玩笑呢。”神刀立刻抓着她的手不肯放,顺便腹诽女人翻脸真是比翻书还快。

      “那我们现在就去买,不许再开玩笑。”

      道姑一脸认真伸出自己的小拇指。刀姐也伸出了自己的,勾上,相视一笑,心里比吃了花生糖还甜。

————————————

    “你要么?”抱着一堆牛皮纸袋的道姑捏着糖块抬头看她。

     “啊——”刀姐张嘴用行动做了回答。道姑的指尖碰到刀姐的唇时还被那人用舌头轻佻的舔了一下。于是立刻抽了回来,脸带红霞。

    “……轻佻。”道姑小声嘟囔着

     和神刀一起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日子就像烩面一样清清淡淡,却回味无穷。生活就像炸酱面一样纷纷繁繁,却品尽滋味。

    “今天吃得好饱。”道姑发出满足的感叹。

     刀姐摸摸她的肚子,“对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里怀了我的宝宝呢。”

     “你走开!”

     “……其实我今天还有一样特别想吃的东西。”

     “什么?”
  
     “你猜呀~”

     “豆腐脑?羊肉串?豆沙包?凉糕?………”

     “那是你爱吃的吧……”

      刀姐叹了口气停下脚步,站到她面前,身后满路清嘉。

      “今晚我最想吃的…是你呀傻瓜”

      说完捧起道姑的脸吻了下去。

END
————————————

写完真是饿得不行,我滚去泡面了
刀真大法好,旁友入教吗(*/ω\*)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