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莘

玄同【微博:闻人莘

【月常缺番外】谓影

道长与影的故事

————————

    它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被召唤出来的时候,少年脸上欣喜而骄傲的表情。

   虽然他是同门中最晚学会驱影的人。

   细小的尘埃在阳光的照拂下熠熠生辉。

   少年穿着一身云海蹑踪袍,坐在高台边晃着腿,底下是深渊,远处是云海茫茫。影以同样的姿势坐在他身边,步调一致的晃着腿。

   “你说,躺在云层上的感觉是像丝绒呢?还是像棉絮?”

    那时的影和真武观中所有的影一样,不会说话,也没有自己的思维。

    少年本也没期待它能回答,自顾自的说:“我希望是棉被,顾慎师兄今天送我的棉被特别软,扑上去还有阳光的味道。我特别喜欢。”

     流云飞鸟在日光中远去。

   夜里,结束了一天修行的月照回到房间,雀跃地扑上新铺的床,而迎接他的则是半湿的枕头。

    这个月第四次了。

    不是很过分的捉弄,但多了也让人觉得受不了。

     他抱着枕头出去晾着,正巧遇到了提着灯笼巡夜的顾慎师兄。

    “小月照怎么还不去睡?”穿着画水微明袍的师兄温柔的问道到。

    少年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头,样子就像偷溜出来玩儿的少年被抓了现形一样。连声说着马上就回去睡逃也似的离开了。

    不想再给师兄添麻烦。

   顾慎盯着少年留下来的枕头看了一会。

   回到房中,少年立马召唤了影出来,对着他念念叨叨了一堆心里话,诸如

   “弱者就应该被欺负吗”“宽容真的能让他们认识到错误吗”“顾慎师兄人真好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这样的。

    少年的一切感情都很简单,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能够在草地上悠闲的咬着草根晒太阳就很幸福,被督课的师叔发现抓回修室背书就很难过。少年向来不吝于和影分享它的一切感受,并一直尝试着借助驱影之术让它体验自己的心情。

    大概就是从那时起吧,影开始拥有自己的思维。并尝试着去理解少年的心情。

    翌日,布课的师叔结束授课后,让同期的门生互相切磋,交流武学心得。那天是顾慎师兄做得督守,监视这些爱偷懒的后辈们。

    少年决定好好表现一番,于是张望着四周有没有人愿意陪他切磋。

   事实上,不用他四处找已经有几个少年围了上来。谁都知道月照的武力极差,不管是剑术还是驱影之术都是同期中的垫底。所以他们非常乐意靠打败这个废材来给自己营造一种“我很强”的高大形象。

    踌躇满志的月照傻乎乎的接受了应战,结果被打得落花流水。少年们不屑的嗤笑了一声就勾肩搭背的离开了,月照爬起来用余光偷偷的去看顾慎师兄的反应,却只来得及看见他离开时的背影。

    果然很难看啊,连师兄都看不下去了。月照低下头,眼泪没忍住的啪嗒往下掉。自己在仰慕的人面前丢脸了,或许还被讨厌了。

    要是自己再厉害一点就好了。

    那是影第一次感受到少年的愤怒,后悔和自卑。它试着安慰他,
  
   【没事的,你会变强的】

    少年的眼泪一下子收住,声音仍带着几分呜咽“谁…谁在说话?”

    【我】

    “你是谁?”

    【你的影子】

     “你怎么——”少年还欲说什么,看清正在朝自己走来的人时突然噤了声,用衣袖在脸上胡乱一抹,唯独不想被他看见懦弱的自己。

      “月照,。”顾慎对他招手“过来一下。”月照虽然内心还很纠结,甚至想掩耳盗铃的就站在原地假装没听见,但是看见师兄对他招手,双腿就没骨气的过去了。

     师兄拿出一小瓶药膏,抹在在他的额角和手背的淤青上。月照绷紧了身子不敢乱动,直到师兄把药膏塞进他的手里。他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说:“谢…谢谢师兄…替我…上药。”

     “平时的功课要努力啊,你看,这下吃苦头了吧?”顾慎敲敲他的脑袋。

      “我错了”少年抱着被敲的头说弱弱地回应。

       “今晚带上武器来太极道场,我给你开小灶。”师兄弯下腰和他平视。

         “好!!!”少年欣喜的答应。

       回房的路上,影子在心里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开心?】

       “师兄要教我啊!”
     
       【这和你开心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我一直很仰慕顾慎师兄啊!亲和,强大,我很想成为这样的人。”

      像所有十三、四岁并抱有武侠梦的少年一样,月照很向往那种仗剑走天涯的生活。也像所有同龄人一样,心中藏着一个特别尊敬,憧憬的人。那个人就是顾慎。

    影对这个世界还有许多的不懂,所以不能理解他这种少年情怀。

    在顾慎每日指导下,月照进步神速,他原本天资就不错,只是贪玩老爱逃学。顾慎很欣慰自己拯救了一棵差点长歪的苗子。月照静下心来跟着顾慎学习倒也安分不少。课后规定的同门切磋他也不再是单方面挨打,渐渐地也能小胜几把。在同门中声望渐长。

    那段日子简单而充实,多年之后影回想起这些,只觉得,要是能一辈子留在襄州就好了。

   可惜回不去了。

    月照现在有了实力,于是多了新的爱好——切磋。尤其是曾经爱捉弄他的那几个,把他们打趴的时候很爽,于是每日课程结束都会找他们比武,勤奋极了。后来明面上的挑衅和欺负是少了,暗地里使坏却越来越多。比如散播他的谣言,或者几个人在暗角堵他,骂他恬不知耻的缠着顾慎师兄。

    他特别恨他们,影也跟着恨。

    后来的一次切磋中,他断人一手。

    月照原本只是想震飞他的武器,但那一刻,影子的剑不受控制的砍了下去。他满心都是恨,直到同门的血溅到脸上他才幡然醒悟自己都干了什么。

    在许多人惊慌的叫喊中,他狼狈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用顾慎师兄送他的那条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他没想真的伤人,但是那一刻他收不住——真的收不住。

   门被推开,日光照彻满屋。

   “月照。”是顾慎。

    “师兄…我,我没想伤人,我不是故意的…”见到来者,眼泪一下子涌上来,顾慎是他唯一可以倾诉的人。

     “我教你武学不是让你去逞威风,伤害同门的。”顾慎负手而立始终没有进屋。

     “我……”

      “你真让我失望。”说完,顾慎拂袖离去。

      “对不起…”他裹在被子里喃喃自语,犯了错就要道歉,这是顾慎教的。

      【对不起】影子也跟着说。

      我以为那一剑砍下去的话你会很开心。

      过了一会儿,掌门的传令使进来告诉他,念在他年龄尚小,又有人主动帮他抗下罪责,所以只罚他抄书和禁闭三天。

    “等等,错是我犯的,谁会替我……”

     “顾慎。”

      月照愣住。

      “他说,你的武学很大一部分都是他教的,你很出色,但不知道如何控制自己。没能教你如何掌管自己的力量是他的责任。”

      “他说,‘月照本是个好孩子’。”

      “原来…师兄他…”

      剩下的话淹没在月照的呜咽里。

     当夜,他自觉无颜再待下去,于是逃离了门派。影觉得自己可以代替顾慎,去照顾他。

    【把你觉得难受的感情都塞给我吧。】

   少年在月下独行,苍凉的望着夜空说:“我现在……只有你了。”

    影子吃掉了他的悔恨,伤心,害怕,懦弱。感觉自己又强大了一点。月照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关于离开山门这件事的前因后果遗忘了许多,记忆只留下一点浅淡的痕迹表明他经历过。

    入了江湖的他打架更频繁,有时是私仇,有时是帮朋友。

    但他总记不住教训,偏要用少年的轻狂去顶撞现实的法则。

    最后仇人越结越多,朋友越来越少。

   见识了自私的人,多疑的人,卑鄙的人。新伤旧疤烙了一身,失落过,忏悔过,心痛过,才明白了处世的道理。人心叵测,世情冷暖,一一经历下来,就像是透支了好几十年的感情一样,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变得孤僻冷漠。

   大概是在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他梦到了久违的顾慎师兄,然后梦醒了,尴尬的看着自己的亵裤。

    【要不去花街?】

    月照战战兢兢的进了一家青楼,从此每夜流连此中。只要他开心,影也很开心。但影又很自私的在月照事后偷偷抹掉关于他对那些伴儿的好感。

    “我是个很薄情的人吗?”

     【没有】

     “但是对一个人的好感总是说没就没。”

    【没感觉了就不必勉强。】

    “你跟我说句实话,是不是你吃了?”

    【……不是】

     月照轻笑一声“我明白了。”

    影很想对他说,我只是希望你也时常看看我,但出于它自己都不清楚的顾虑,又放弃了。

    从此以后月照再也没有主动和它说话,日子依旧照常过。但影很焦灼,不知道自己哪儿错了。

   直到那个男人的出现。月照的生活开始规律起来,每天都去找那个男人切磋。难得的找到了以前的几分样子,影很羡慕男人,也很嫉妒他。

    影故技重施,频繁的吃掉的月照的感情。但这一次得到了月照的奋力排斥。

    “你没资格插手我的事。”

     【但你对我的行为无能为力】

   “我要毁了你”

    【那不如看看谁先毁掉谁吧】

    反正结果都一样。

   他们之间的决斗从来都不是你死或者我亡的二选一,而是你死我也亡为彼此做陪葬。

    影大量吸汲他活力,最后,先缴械的是月照。他缠绵病榻,一蹶不振。

   影很得意,觉得自己很厉害,但它还是输了。

   那个新雪飘飞的夜晚,它看见他倒在男人的怀里他们眼里只有彼此,最后,月照幸福的死去。

   它抓着门框,身形亦渐渐消散。

【我多希望,你也能看我一眼】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