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莘

玄同【微博:闻人莘

【随笔】业火

  当月亮爬上来时,她就出场了。在那方几尺宽的舞台上。

鼓点密集,玲舌急促。是那种小巷子里惯常的舞曲。

  她身姿丰腴,舒展肢体柔若无骨。

  她朝我笑,又不单单只对我笑。

  她对她面前的观众,展览、出售她的美。

   涂得血红的唇,比她鬓上的山茶花还要鲜妍夺目。

   她的长发乌黑柔顺,梳成两根长辫垂在身前,少女常用的那种双股辫。

   我可爱的姑娘。

   腰肢如蛇般慵懒的扭动,修长洁白的大腿在纱质长摆下可以窥见。

   她的挺立的胸部,仅用一段窄小的布料裹住,那道深深的沟便缠住我的视线,让我摆脱不得。

   她侧俯在地上,一手斜撑着身子,双腿重叠摩擦,又朝前足尖在空气中轻点。

   她挑眉,眉弓张扬;她眨眼,意乱神迷。

   我看着她,看着她深邃的钴蓝色的双眼。

   好似盛满星光。

   她踩着鼓点,抖动臀部,自胯间垂下的缀了亮片的流苏摇曳闪光。

   旋转,俯仰,手指作拈花状,舞步开始变得急促,情势危急四处奔走,似是末日将至,脚踝上的铃铛哗哗作响。

   音律使她疯狂,她使我疯狂。

   她是盛放的红莲,是灼热的业火。

   我甘愿为她堕落,在她生长的黄泉彼岸,做她足下的腐尸、游魂。

   我爱她,我情愿爱她。

   她是将我整个吞沃的业火,是我,是我,今生不忘的欲求。

   我的,吉普赛女郎。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