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莘

玄同【微博:闻人莘

《呓语》

如题,一篇不知所云的意识流产物。
深夜果然还是睡觉的好,
不然就会瞎瘠薄乱想。

————————

  头疼得厉害。

  湿发披在两肩,靠着椅背思绪放空。

  我看见她,她蜷在墙角。

  无法,也不能用语言去描绘那样的一个形象。

  我渴望她,她刚刚开始发育的身体。

  以我,卑微而可耻的欲求。宣告对她的欲求。

  我想,我是死了,或者说我快死了,总之离那样的结局不远了。

  她蜷曲美好的金发,她细长的四肢,她孩子般的体型。

  有一点小肚子,圆脸,笑容甜美。

  她,她是我的,我的洛丽塔。

她,她是我的欲望之火,罪恶之源。

她使我陷入令人苦恼的单相思,她对我来说是有瘾的。

  我爱她过早涂上的血色的口红,我爱她尚未成熟的身子披上性感的黑纱。

  我爱她,胜于世间一切的苦,一切的甜。

  思之如狂。

  我不向耶稣祷告,因为她死后一定不在天堂。  

到时她就能向我恳求,向天堂祈求,她取悦它,她跪趴在它的脚边,虔诚的吻下。

  以她不成形的,青涩的,女人的轮廓。

  她是个被宠坏的任性的女孩。趁着青春年少肆意放浪形骸。

   因此当她哭诉她的罪行,偏执于忏悔时。对我而言,尤为迷人。

  头仍然疼得厉害。

  在白日的尽头,另一个形象在我内心渐渐鲜明。

  我看不见,一切都看不见,双眼被不知名的海藻一样的东西蒙蔽。也许那是她长长的金色卷发。

   这下,我是死了,我确信我是死了,我丢了不死鸟的心脏,我被绑在道德的耻辱柱上钉死,再也没法重生。

   时代的丧钟敲响第十三下。

我倒在尘埃里,快要和它们融为一体。

黑猫跳到我身边,舔着我的脸,然后吃掉我的双眼。

  尽管她高举匕首,要将我的心也剜了去,但她仍是我的所爱。

  尽管她犯下诸多罪恶,但她仍是我的所爱。

  她是我的,我渴求的,我幻想的洛丽塔。

评论

热度(2)